dvbbs
收藏本页
联系我们
论坛帮助
dvbbs

>> 发布论坛最新的信息,投诉举报奖励,申请斑竹,申请友情连接……
学古堂论坛站 务 管 理站务公告 → 书坛自此无田翁——追忆我与田人先生的张派书缘

您是本帖的第 942 个阅读者
平板 打印
标题:
书坛自此无田翁——追忆我与田人先生的张派书缘
momo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管理员
文章:1325
积分:19974
注册:2007年5月22日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momo

发贴心情
书坛自此无田翁——追忆我与田人先生的张派书缘

           

                                      ——追忆我与田人先生的张派书缘

                                                                                       陈启壮(河北.唐山)

前日惊悉全国张裕钊书法流派首倡者,德高望重的著名书法家田人老师于201966日晚仙逝,享年87岁。我瞬间泪如雨下,悲伤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以田人老师对全国张裕钊书法流派的巨大贡献,和对我这个书派晚辈的恩施尤厚,实在是让人景仰和怀念。然握笔悲来,追忆十六年来与先生交往的温馨场景,历历在目,仿佛如昨。

田人,号田野上人,1933年出生于河北深州,1958年大学中文系毕业。1988年加入中国书协。八十年代出席中国洛阳魏碑研讨会,中国襄阳米芾书会,烟台全国书法学术研讨会,郑州全国新十年书法学术论辩会等重要书法会议,皆有作品入选。撰写书论三十余篇应世。1985年底,在河北省书协的支持下创办“第一届全国张裕钊书派作品巡展”。19869月开始,田人先生携作品先后在北京、石家庄、武汉、西安、福州、襄樊等地展出,历时两年。1988年在南宫市举办了第一次张裕钊学术讨论会,于石家庄举办个人书法展。

田人书法的书体具魏碑书风、墨饱神足内圆外方、金石气、风化感,龙蛇大草、起伏腾越、雄放多姿,是历届张裕钊书法流派展评委,张裕钊书道研究网顾问,中国张裕钊书法研究会顾问。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我与田人老师初识于2003年,湖北鄂州举办规模盛大的“张裕钊国际学术研讨会”,来自全国各地的张裕钊研究专家和学者近200人齐聚鄂州交流。那年,田人老师刚逾古稀之年。而我则是刚过而立之年的晚辈。虽与田老初次相识,但先生大名在全国张裕钊书法流派早已轰雷贯耳。初见先生,和蔼可亲,俨然一尊如来笑佛,瞬间让我这个晚辈毫无拘束之感。我自然不能错过这次难得机会,主动向先生请教学习。尤其是研讨会期间,我以最年轻张派学者身份在大会宣读论文,颇受瞩目,田人老师等诸多专家,对我这个年轻人颇有好感,亦更多鼓励,一再叮嘱我要坚持把张裕钊流派进一步推广和弘扬光大。我自然受宠若惊,亦坚定了我日后致力于张派书法的专题研究和收藏鉴赏等工作。

刚过古稀之年的田老喜欢跳国标舞,并且自豪的说能连续转50圈都没问题,兴之所至,现场示范,博得掌声阵阵。先生从不以书法家自居。名片上只印有“张裕钊书风传播者”,其实田老很早即是中国书协会员之一,又早在1986年以一人之力在保定首创举办了“第一届全国张裕钊书法流派展”,影响极为甚远。其首倡之功,居功至伟。先生完全可以在名片上印上诸多头衔,偏偏先生谦逊如此,虔诚如此,怎能不让人肃然起敬?!上世纪八十年代末,鄂州修建张裕钊墓茔期间,正值田老在鄂州讲学、办展。先生听闻修建张裕钊墓茔一事后,颇为激动,执意前往现场,恭恭敬敬向张裕钊墓行跪拜大礼。鄂州同道时至今日谈及此事仍万分感动与敬佩,田老对中国书法的敬畏与虔诚由此可见一斑。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近年来,我一直致力于张裕钊书法资料的收藏、鉴赏和研究工作,并于20076月投资创办全国第一家“张裕钊书道研究网”网站,利用网络平台,弘扬与推广张裕钊流派书风。网站创办之初,我即专程写信给田老等诸位张派专家请教。田人先生收信后,立刻给我打来电话表示全力支持。田老言语中透着激动与欣慰,一再表示,要钱给钱,要力出力。其弘扬张派书风,扶持奖掖后学的长者风范,不禁让我暗下决心,一定克服万难办好网站。当然,田老也非常爽快地担任“张裕钊书道研究网”顾问。

2008年,网站成立一周年之际,我代表网站驱车专程去衡水拜望田老等诸位河北顾问。田老不顾天气炎热和七十多岁高龄,生怕我们找不到家门,早已提前到路边等候。就这样我与田老的第二次见面,距第一次鄂州相见已时隔五年之久。田老不仅热情接待我们,还主动找出许多珍贵的张裕钊书法资料送给网站用于宣传。期间,田老详细地询问了张裕钊书道研究网的运行情况,并且对我们这个网站团队赞赏有加,也让我们这些晚辈倍受鼓舞!随后的数年,网站所有活动,田老都给予了无私的支持和帮助,网站的影响也愈加广泛,并团结了全国一大批张裕钊书法爱好者。特别是有了田老这样的诸多专家前辈又“顾”又“问”,才形成了全国张裕钊书法流派现在的热闹局面。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与田老的交往越来越多,感情也越处越深。可能是我对张裕钊流派的真诚感动了先生。田老竟然视我为“忘年之交”,几乎每月都要主动给我打电话或微信语音聊天。先生知道我策划组织各种书法活动忙碌非常,每次通话都亲切的叮嘱我注意身体,就像父亲疼爱儿子一样和蔼可亲。先生每次有新书问世或研究成果都会第一时间寄给我。并会附上一信“启壮先生”称呼我,弄得我这个晚辈既受宠若惊,又诚惶诚恐!唯恐自己愧对先生的厚爱和恩情!

记得田老最后一次参加张裕钊书法流派活动是在20159月。为配合保定新莲池书院开业,我与保定新莲池书院理事长张喜顺先生共同策划了“全国第七届张裕钊书法流派邀请展”。展览筹备之初,并不想写上“第几届”字样,但在拜访田老等诸位专家时,都认为应加上“第七届”更有宣传效果,这才有了第六届、第七届张派书法在同一年举办之特殊情况。此时,田老已年逾八旬,精神虽佳,但腿疾较严重,行走已很是不便。先生依然还是坚持坐车两小时,亲赴保定参加盛会,实现了全国张裕钊书法流派德高望重的田人、张书范、熊基权、董毓明四老齐聚保定的场面。保定与会期间,四老商议推动成立了中国张裕钊书法研究会,我被推选为会长。会后,田老满怀深情握着我的手说道:“启壮啊!我年纪大了,虽然精神不错,但腿脚不行了,这次是我最后一次亲自参加张派书法活动了。我做了一辈子张裕钊书风传播工作,现在力不从心了,你们这一代,一定要比我们做得更好!也相信你们能比我们做得更好!不过,没关系,以后活动我虽然人不能到位,但字一定到位。”听完田老此话,我不禁多了一丝伤感,更多了一份责任!也深深感受到先生对我的殷切期盼!

田老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记得20178月,中国张裕钊书法研究会与日本书象会在唐山举办了暌违25年之久的“廉卿依旧——国际张裕钊书法流派邀请展”。我做为组委会主任和主要策展联络人,第一时间将此消息告诉了田老,先生显得异常兴奋和惊喜,也勾起了先生许多回忆,在电话里与我聊了许久。三天之后,我不仅收到了田老的参展作品,还同信寄来了8幅斗方作品,无私让我作为答谢礼品之用。至今想来,我依然会感动得热泪盈眶!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20183月底,我与张裕钊书法研究会秘书长刘德生先生,网站管理员宋振杰先生专程驱车再赴衡水家中拜望田老。先生见到我们非常高兴,如数家珍般的谈起近几年我们的付出和努力,田老看在眼里,喜在心中,也颇觉欣慰。先生认为我们继承了他们未竟的事业,并且成绩有目共睹。兴奋之余,还特意将珍藏的高档衡水老白干酒送给我留念,我虽不好意思,奈何先生盛情难却,只能惭愧领受。先生听说我们要在唐山举办更大规模的“仰止廉卿——国际张裕钊书法流派邀请展”之后,又不加思索赠送了50本先生自己出资印制的最佳线装版本张裕钊代表作《南宫县学记》字帖以示支持。我们感动之余,看到先生真的老了,生怕过多打扰累到先生。二十分钟后,我们便主动与先生告辞返程。临别时,田老颇为不舍,我们相约来年再来衡水拜望,不料这次见面竟成永别,真是让人悲伤不已!

2018年底,南宫市政府举办“全国第八届张裕钊书法流派展”之际,我本与田老电话有约,返程时绕道衡水去看先生,很遗憾因有其他事情未能成行。事后我向田老解释了情况并表达歉意,田老笑道:“咱是老朋友了!没关系,以后还会有缘再见面的!”话虽如此,我还是心生愧疚之感。

2019年春节期间,田老还专程用手机微信语音与我聊天约半小时。我们不但互致问候,互相倾诉书道观点。听说我又收藏了极为珍贵的张裕钊绝笔拓片《贺苏生夫妇双寿序》,先生显得异常激动,颇多感慨。电话那头的我,能深切感受到先生对张裕钊书法侵润到骨子里的爱,直到先生说得有些累了,才结束这次意义非常的通话。最后先生还幽默地说了句“过年啦,启壮先生过年好!”,此话一出,逗得我这晚辈哈哈大笑,急忙在电话那头捧着手机给先生作揖拜年。

近期,因策划组织610日在唐山举办的“楚韵濂亭——湖北张裕钊书法流派邀请展”,我于65日、6日、7日连续三天6次去电先生汇报展览情况均无人接听,也未见回电,我心中顿生不祥之感。以先生与我多年之忘年情谊,绝不会不回电话,但我也只是猜测先生可能身体不适住院而已。期间,因忙于组织展览等一系列活动,事务繁多,故此并未多想。不料,627日清晨,惊悉田老已于20天前的66日晚上在衡水仙逝,真让人痛断肝肠,张裕钊流派巨星陨落,铁笔折沉,呜呼痛哉!痛哉!!!

    田人老师为中国书法乃至张裕钊书法的传承、弘扬作出了卓越贡献。他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无不深刻的诠释着“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这句话的含义,他的言行举止,为后学树立了一座不朽的道德丰碑,他献身中国书法事业的大无畏精神,将与世长存!

斯人已逝!后学可期!我惟有化伤痛为力量,承先生遗志而发扬光大!用以缅怀先生之志,以慰先生在天之灵!愿田老天堂安好!

铁笔折沉,苍天洒泪,张派而今损大将。

德风永驻,厚土含悲,书坛自此无田翁。

                                                                                        后学   陈启壮   泣笔

                                                                                                                                                                                                                               2019629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9-7-3 16:26:56编辑过]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9-7-3 16:2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