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收藏本页
联系我们
论坛帮助
dvbbs

>> 发布论坛最新的信息,投诉举报奖励,申请斑竹,申请友情连接……
学古堂论坛站 务 管 理站务公告 → 书坛自此无田翁——追忆我与田人先生的张派书缘

您是本帖的第 944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书坛自此无田翁——追忆我与田人先生的张派书缘
momo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管理员
文章:1325
积分:19974
注册:2007年5月22日
楼主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momo

发贴心情
书坛自此无田翁——追忆我与田人先生的张派书缘

           

                                      ——追忆我与田人先生的张派书缘

                                                                                       陈启壮(河北.唐山)

前日惊悉全国张裕钊书法流派首倡者,德高望重的著名书法家田人老师于201966日晚仙逝,享年87岁。我瞬间泪如雨下,悲伤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以田人老师对全国张裕钊书法流派的巨大贡献,和对我这个书派晚辈的恩施尤厚,实在是让人景仰和怀念。然握笔悲来,追忆十六年来与先生交往的温馨场景,历历在目,仿佛如昨。

田人,号田野上人,1933年出生于河北深州,1958年大学中文系毕业。1988年加入中国书协。八十年代出席中国洛阳魏碑研讨会,中国襄阳米芾书会,烟台全国书法学术研讨会,郑州全国新十年书法学术论辩会等重要书法会议,皆有作品入选。撰写书论三十余篇应世。1985年底,在河北省书协的支持下创办“第一届全国张裕钊书派作品巡展”。19869月开始,田人先生携作品先后在北京、石家庄、武汉、西安、福州、襄樊等地展出,历时两年。1988年在南宫市举办了第一次张裕钊学术讨论会,于石家庄举办个人书法展。

田人书法的书体具魏碑书风、墨饱神足内圆外方、金石气、风化感,龙蛇大草、起伏腾越、雄放多姿,是历届张裕钊书法流派展评委,张裕钊书道研究网顾问,中国张裕钊书法研究会顾问。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我与田人老师初识于2003年,湖北鄂州举办规模盛大的“张裕钊国际学术研讨会”,来自全国各地的张裕钊研究专家和学者近200人齐聚鄂州交流。那年,田人老师刚逾古稀之年。而我则是刚过而立之年的晚辈。虽与田老初次相识,但先生大名在全国张裕钊书法流派早已轰雷贯耳。初见先生,和蔼可亲,俨然一尊如来笑佛,瞬间让我这个晚辈毫无拘束之感。我自然不能错过这次难得机会,主动向先生请教学习。尤其是研讨会期间,我以最年轻张派学者身份在大会宣读论文,颇受瞩目,田人老师等诸多专家,对我这个年轻人颇有好感,亦更多鼓励,一再叮嘱我要坚持把张裕钊流派进一步推广和弘扬光大。我自然受宠若惊,亦坚定了我日后致力于张派书法的专题研究和收藏鉴赏等工作。

刚过古稀之年的田老喜欢跳国标舞,并且自豪的说能连续转50圈都没问题,兴之所至,现场示范,博得掌声阵阵。先生从不以书法家自居。名片上只印有“张裕钊书风传播者”,其实田老很早即是中国书协会员之一,又早在1986年以一人之力在保定首创举办了“第一届全国张裕钊书法流派展”,影响极为甚远。其首倡之功,居功至伟。先生完全可以在名片上印上诸多头衔,偏偏先生谦逊如此,虔诚如此,怎能不让人肃然起敬?!上世纪八十年代末,鄂州修建张裕钊墓茔期间,正值田老在鄂州讲学、办展。先生听闻修建张裕钊墓茔一事后,颇为激动,执意前往现场,恭恭敬敬向张裕钊墓行跪拜大礼。鄂州同道时至今日谈及此事仍万分感动与敬佩,田老对中国书法的敬畏与虔诚由此可见一斑。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近年来,我一直致力于张裕钊书法资料的收藏、鉴赏和研究工作,并于20076月投资创办全国第一家“张裕钊书道研究网”网站,利用网络平台,弘扬与推广张裕钊流派书风。网站创办之初,我即专程写信给田老等诸位张派专家请教。田人先生收信后,立刻给我打来电话表示全力支持。田老言语中透着激动与欣慰,一再表示,要钱给钱,要力出力。其弘扬张派书风,扶持奖掖后学的长者风范,不禁让我暗下决心,一定克服万难办好网站。当然,田老也非常爽快地担任“张裕钊书道研究网”顾问。

2008年,网站成立一周年之际,我代表网站驱车专程去衡水拜望田老等诸位河北顾问。田老不顾天气炎热和七十多岁高龄,生怕我们找不到家门,早已提前到路边等候。就这样我与田老的第二次见面,距第一次鄂州相见已时隔五年之久。田老不仅热情接待我们,还主动找出许多珍贵的张裕钊书法资料送给网站用于宣传。期间,田老详细地询问了张裕钊书道研究网的运行情况,并且对我们这个网站团队赞赏有加,也让我们这些晚辈倍受鼓舞!随后的数年,网站所有活动,田老都给予了无私的支持和帮助,网站的影响也愈加广泛,并团结了全国一大批张裕钊书法爱好者。特别是有了田老这样的诸多专家前辈又“顾”又“问”,才形成了全国张裕钊书法流派现在的热闹局面。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与田老的交往越来越多,感情也越处越深。可能是我对张裕钊流派的真诚感动了先生。田老竟然视我为“忘年之交”,几乎每月都要主动给我打电话或微信语音聊天。先生知道我策划组织各种书法活动忙碌非常,每次通话都亲切的叮嘱我注意身体,就像父亲疼爱儿子一样和蔼可亲。先生每次有新书问世或研究成果都会第一时间寄给我。并会附上一信“启壮先生”称呼我,弄得我这个晚辈既受宠若惊,又诚惶诚恐!唯恐自己愧对先生的厚爱和恩情!

记得田老最后一次参加张裕钊书法流派活动是在20159月。为配合保定新莲池书院开业,我与保定新莲池书院理事长张喜顺先生共同策划了“全国第七届张裕钊书法流派邀请展”。展览筹备之初,并不想写上“第几届”字样,但在拜访田老等诸位专家时,都认为应加上“第七届”更有宣传效果,这才有了第六届、第七届张派书法在同一年举办之特殊情况。此时,田老已年逾八旬,精神虽佳,但腿疾较严重,行走已很是不便。先生依然还是坚持坐车两小时,亲赴保定参加盛会,实现了全国张裕钊书法流派德高望重的田人、张书范、熊基权、董毓明四老齐聚保定的场面。保定与会期间,四老商议推动成立了中国张裕钊书法研究会,我被推选为会长。会后,田老满怀深情握着我的手说道:“启壮啊!我年纪大了,虽然精神不错,但腿脚不行了,这次是我最后一次亲自参加张派书法活动了。我做了一辈子张裕钊书风传播工作,现在力不从心了,你们这一代,一定要比我们做得更好!也相信你们能比我们做得更好!不过,没关系,以后活动我虽然人不能到位,但字一定到位。”听完田老此话,我不禁多了一丝伤感,更多了一份责任!也深深感受到先生对我的殷切期盼!

田老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记得20178月,中国张裕钊书法研究会与日本书象会在唐山举办了暌违25年之久的“廉卿依旧——国际张裕钊书法流派邀请展”。我做为组委会主任和主要策展联络人,第一时间将此消息告诉了田老,先生显得异常兴奋和惊喜,也勾起了先生许多回忆,在电话里与我聊了许久。三天之后,我不仅收到了田老的参展作品,还同信寄来了8幅斗方作品,无私让我作为答谢礼品之用。至今想来,我依然会感动得热泪盈眶!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20183月底,我与张裕钊书法研究会秘书长刘德生先生,网站管理员宋振杰先生专程驱车再赴衡水家中拜望田老。先生见到我们非常高兴,如数家珍般的谈起近几年我们的付出和努力,田老看在眼里,喜在心中,也颇觉欣慰。先生认为我们继承了他们未竟的事业,并且成绩有目共睹。兴奋之余,还特意将珍藏的高档衡水老白干酒送给我留念,我虽不好意思,奈何先生盛情难却,只能惭愧领受。先生听说我们要在唐山举办更大规模的“仰止廉卿——国际张裕钊书法流派邀请展”之后,又不加思索赠送了50本先生自己出资印制的最佳线装版本张裕钊代表作《南宫县学记》字帖以示支持。我们感动之余,看到先生真的老了,生怕过多打扰累到先生。二十分钟后,我们便主动与先生告辞返程。临别时,田老颇为不舍,我们相约来年再来衡水拜望,不料这次见面竟成永别,真是让人悲伤不已!

2018年底,南宫市政府举办“全国第八届张裕钊书法流派展”之际,我本与田老电话有约,返程时绕道衡水去看先生,很遗憾因有其他事情未能成行。事后我向田老解释了情况并表达歉意,田老笑道:“咱是老朋友了!没关系,以后还会有缘再见面的!”话虽如此,我还是心生愧疚之感。

2019年春节期间,田老还专程用手机微信语音与我聊天约半小时。我们不但互致问候,互相倾诉书道观点。听说我又收藏了极为珍贵的张裕钊绝笔拓片《贺苏生夫妇双寿序》,先生显得异常激动,颇多感慨。电话那头的我,能深切感受到先生对张裕钊书法侵润到骨子里的爱,直到先生说得有些累了,才结束这次意义非常的通话。最后先生还幽默地说了句“过年啦,启壮先生过年好!”,此话一出,逗得我这晚辈哈哈大笑,急忙在电话那头捧着手机给先生作揖拜年。

近期,因策划组织610日在唐山举办的“楚韵濂亭——湖北张裕钊书法流派邀请展”,我于65日、6日、7日连续三天6次去电先生汇报展览情况均无人接听,也未见回电,我心中顿生不祥之感。以先生与我多年之忘年情谊,绝不会不回电话,但我也只是猜测先生可能身体不适住院而已。期间,因忙于组织展览等一系列活动,事务繁多,故此并未多想。不料,627日清晨,惊悉田老已于20天前的66日晚上在衡水仙逝,真让人痛断肝肠,张裕钊流派巨星陨落,铁笔折沉,呜呼痛哉!痛哉!!!

    田人老师为中国书法乃至张裕钊书法的传承、弘扬作出了卓越贡献。他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无不深刻的诠释着“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这句话的含义,他的言行举止,为后学树立了一座不朽的道德丰碑,他献身中国书法事业的大无畏精神,将与世长存!

斯人已逝!后学可期!我惟有化伤痛为力量,承先生遗志而发扬光大!用以缅怀先生之志,以慰先生在天之灵!愿田老天堂安好!

铁笔折沉,苍天洒泪,张派而今损大将。

德风永驻,厚土含悲,书坛自此无田翁。

                                                                                        后学   陈启壮   泣笔

                                                                                                                                                                                                                               2019629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9-7-3 16:26:56编辑过]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9-7-3 16:21:51
kamailong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新友上路
文章:1
积分:65
注册:2020年7月13日
2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kamailong

发贴心情
螺杆泵厂 上海螺杆泵 螺杆泵 污泥螺杆泵 磁力驱动泵 化工泵厂 多级离心泵 化工离心泵 螺杆油泵 G型螺杆泵 螺杆泵厂家 离心泵 磁力泵 焊接球阀 全焊接球阀 直埋全焊接球阀 埋地全焊接球阀 耐腐蚀化工泵 磁力齿轮泵 多级泵 化工泵 卫生螺杆泵 化工离心泵 多级泵 磁力泵 螺杆泵 化工离心泵 焊接球阀 供暖焊接球阀 法兰焊接球阀 上海焊接球阀 螺杆泵厂 磁力泵厂 多级离心泵 化工离心泵 污泥螺杆泵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20-7-13 10:47:02

 2   2   1/1页      1